image_gallery

電影記載的奧茲威辛可以是《辛德勒的名單》的歷史殤城或《美麗人生》灰燼中開人生一場玩笑。路易馬盧凝視童年訣別的那個清晨與潔西卡蘭芝音樂盒掩蓋的肅殺之間,少了《戰後光景》從集中營走向難民營的那段歷程,歷史將無法接續。

lifewar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