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20Strange%20Case%20Of%20Angelica.jpg  

首先,先從幾個數字開始了解《安潔莉卡的奇幻旅程》這部電影。西元1908年出生於葡萄牙Cedofeita的曼諾迪奧利維拉,是仍持續創作的導演中年紀最長的,也唯一一位跨越電影史,經歷無聲、有聲、黑白、彩色年代的導演。自90年代起維持幾乎每年一部的拍片速度,《安潔莉卡的奇幻旅程》是導演的第三十部劇情長片,完成那年導演正值102歲高齡。

或許是因為《安潔莉卡的奇幻旅程》劇本早在1950年代就完成;但或許更是導演對於舊式生活的眷戀,透過以薩克的相機捕捉即將消失的人(安潔莉卡純淨的美)、事(犁耙荷土直接與土地接觸的農務方式),也讓全片徘徊著消逝以久的歐陸古典、優雅作風。《安潔莉卡的奇幻旅程》無疑是浪漫的,幾番夜裡入夢或顯靈的安潔莉卡,保有夏卡爾畫作靛藍夜色所獨有的神秘與滿盈的甜蜜感。縱使將「以薩克在雨夜裡臨受安潔莉卡家人委託,替猝逝的身影留下最美的影像時,安潔莉卡在鏡頭中睜開眼對以薩克回以淺淺一笑的剎那所迷惑」導致以薩克無可自拔的癡戀,但這趨向死亡的每一步其實是浪漫主義的自我毀滅的過程。「死亡」籠罩著全片,當並排在屋內曬衣繩上的(照片)「拿著鋤耙的男人」與「美麗的、新婚的、已逝的安潔莉卡」不正是死神形象的「鋤耙」已收納安潔莉卡的靈魂嗎;一場夢中飛出窗外的鳥與意圖追隨安潔莉卡出去的以薩克,不也因翌日發現鳥果真魂歸西天,明瞭自己所剩時間不多而發了狂/或是驚喜呢。導演嘗試不同面向去處理這段跨越生死的迷戀,縱使片中餐桌間的高談闊論略顯冗長,但也間接表達導演個人的觀點。因此房東太太是否該將鳥屍製成標本這樣追求虛假的永恆,也對照以薩克對(安潔莉卡)外在形象的執著;談到「反物質並不能吞噬物質,當物質與反物質擁抱,這將轉換他們為純粹的本質,就是能量」,點醒以薩克跨越生死的迷戀如同陰陽兩側,他們的結合所能達到的是超越形體的靈魂能量。

雖然《安潔莉卡的奇幻旅程》像是上個世紀流傳的鄉野傳奇、像是遺忘在導演腦海中染塵的老故事,但曼諾迪奧利維拉從容的拍攝手法與寧靜唯美的場面調度,示範了人鬼戀並不是非得拍的張牙舞爪、造型乖張才可,摻和著魔幻與優雅反倒更能勾起單純屬於電影的美好。

2.JPG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ifeware 的頭像
lifeware

阿瑪珂德與童年放映室

lifewar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