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39661783-1069987036_m  
1991年成軍的瑞典表演團體Killinggänge t(以劇中固定角色Glenn Killing命名),以六人班底的編制(四位演員與兩位編劇)奠定Brown Comedy風格。劇團運作類似較為國人熟知的英國劇團 Monty Python,1992年從電視發跡、1995年轉戰舞台、2004年與駐團導演湯瑪斯艾佛瑞德森完成第一部電影《人間四象限》的合作。

Killinggänget在《人間四象限》以四段不相干的短篇集結成四種濃淡深淺各不相同的瑞典印象。縱使在「Min sista vilja (My last will)」、「En dålig idé (A bad idea)」兩段略可窺見Killinggänget掌握人生荒謬中的喜劇基調,「Pappas lilla tjockis (Dad'
s little fatso)」則是不折不扣地以室內劇鋪陳家族悲歌的嚴肅戲劇類型。

四段落不論喜悲劇濃淡比各自調配不同,終究回歸瑞典親子問題的社會切面。子執輩觸及無心課業/人生卻又無法在父親身上獲得典範的青少年(The Landins)、迎接雙親到來卻得面對與陌生男子滋養愛情新蕊的母親及將滿腔憤怒(偏執地)轉嫁到一尊小木偶的年輕夫妻(A bad idea)、透過成長團體面對生命中的巨人陰影及猶豫於選擇諒解或爆發憤怒的年輕女子(Dad's little fatso)、返鄉奔喪仍逃離不了(已逝)父親對死亡的揶揄及挫敗於過往父子角力的男子(My last will)。這些生命逃避不了的苦澀本色,正好與瑞典壯景的開場成對比,當鏡頭一路從峽灣、群山、風力發電、城市上空搖到四各段落坐落的鄉間,人痿縮於社會不起眼的角落正上演對個人重要無比的糾葛,社會眾生像於焉形成。

《人間四象限》看似漫不經心的鋪陳,四個無交集的段落其實在185分鐘內不綿輟地維持情緒張力。特別
在接近結尾的收攏,「Dad's little fatso」與「The Landins」更延展韻底綿長的後座力。在「Dad's little fatso」,Johan最後一個躺臥長椅的鏡頭,面孔與肢體透露著Johan唯有透過此等(不論合法與否的)行動,方能步出內在陰暗深處、獲得在平靜中棲息的機會,也讓此段前半(與其他段落相比)看似無法聚焦的成長團體,逐步勾勒出事情的細節後,情節爆發力緊逼地收於最終破壞卻平靜的瞬間。異於Johan的浴火重生,「The Landins」中Maria Kulle飾演的安娜一封寄給受贊助孩子的信中透露終止贊助是出於延續生活的必須決定,字裡行間對生命轉折的接納也替其他三個段落下了最不言教卻包容的註腳。
 
four-shades-of-brown-1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ifeware 的頭像
lifeware

阿瑪珂德與童年放映室

lifewar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